遞四方集運倉 > 推薦閲讀 > 正文

為問梅花消息

作者:章銅勝

每年從小寒至穀雨,共四個月,八個節氣,每個節氣十五天,每五天為一候,八個節氣共二十四候。每候以一種花的風信對應,就有了二十四番花信。小寒一候的花信是梅花,梅花便成了引領百花開放的先鋒,惹得人們頻頻吟誦也就不足為怪了。

二十四番花信,常不能守時,在小寒一候的那幾天裏,您不一定就能見到梅花開,這是憾事,也是好事。遺憾的是不能見到期盼中的梅花開,所喜的是還可以繼續等着梅花的消息,心裏又會生出新的期盼。等一種花開的時候,總會勾起心中對這種花的種種美好印象,也會因之而衍生出一些想象來。

花開失時,並不是花失信於我們,我覺得這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。地可分南北,氣候有差異,土壤有肥瘦,一種花的花期自然不會年年一致,歲歲守時了。對於一種花的花期,想清楚了,也就釋然了。等花開的心情,因了一份時時的牽掛,也就顯得更加美好了。我知道花會開,我知道它會給我以驚喜。

每到歲末天寒,我都在等着梅花的消息。記得去年,也是這個時候,正趕上入冬後的第一場雪,皖北的同學要去皖南,約我同行,便欣然答應。同學是去學校參加聚會的,我到學校除了參加聚會外,更多的原因是為尋梅,雖然我們各有所求,也算是趣不同而道相合吧。

到學校時,天色已晚,只得早些休息,另作安排。同學多年不見,好不容易聚在一起,相見當然須盡歡,晚上便睡得遲了些。第二天清晨,我還是起了個早,去學校的花房看梅花。學校花房是熟悉的,那些梅樁,也似曾相識。清晨的寒意裏,寒梅可相親,真好。

在花房裏,我遇到了教我盆景的洪吉兆老師,年屆古稀的洪老師精神矍鑠,真是令人高興。洪老師是歙縣賣花漁村人,賣花漁村是皖南賞梅的勝地,也是徽派梅樁盆景的發源地,洪老師從小就學習製作梅樁盆景。1992年,他製作的梅樁盆景“回頭一笑”,曾在南京的國際梅展中獲過金獎,可惜時隔不久,那盆梅樁在嚴寒中凍死了。洪老師曾將“回頭一笑”的枯乾擺在花房入口的顯眼處,旁邊配上“回頭一笑”花開時的圖片。

我不敢在洪老師面前提起往事,但還是忍不住要向洪老師問起這些年的梅花消息。洪老師的話語卻顯得有些含糊,可他的目光始終沒有離開過那些梅樁,時而停留,時而一掃而過,在他的表情和眼神裏,我似乎讀懂了他心中的梅花消息:是探問枝間繁花著未的疑問,是看到點破胭脂一點紅的驚喜,是看到枝上點點綠萼紅梅的欣然,也是駐足於某一株梅樁前的神思黯然。

在學校沒有見到梅花開放,是有些遺憾的。對於每一個喜歡梅花的人來説,梅花消息依然是讓人時時牽掛的。王維在《雜詩》中説:“君自故鄉來,應知故鄉事。來時倚窗前,寒梅著花未?”那樣情意殷殷的探問,總是深情的,我不知道遠離故鄉的王維希望聽到怎樣的梅花消息,來自故鄉的客人又會怎樣作答呢。

苦等梅花消息,而不得,是會讓人着急的。朱熹在他的《探梅得句》一詩中,寫了他尋梅不遇,以詩相催的趣事,詩中説:“迎霜破雪是寒梅,何事今年獨晚開?應為花神無意管,故煩我輩着詩催。繁英未怕隨清角,疏影誰憐蘸綠杯。珍重南鄰諸酒伴,又尋江路探香來。”

古人有羯鼓催梅之説,而朱熹卻以詩催梅,以羯鼓催梅也好,以詩催梅也罷,總覺得是有些心急了些,等待梅花消息,還是順其自然的好。寒梅尚未著花,我們又何必苦苦相催呢。

梅花消息何需問,每年天寒之時,我只是願意靜靜地等着梅花消息,它一定會來的。

《光明日報》( 2021年01月08日 16版)

[責任編輯:孫麗榮]

版權聲明

一、凡註明來源為"正北方網"、"北方新報"、"內蒙古日報社"、"內蒙古日報社融媒體原創"的所有文字、圖片、音視頻、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,版權均屬內蒙古正北方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。 未經本網書面授權,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、轉載或建立鏡像。否則以侵權論,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。

二、凡本網註明"來源:XXX(非正北方網)"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,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三、轉載聲明:本網轉載稿件有些作者不明,請相關版權單位或個人持有效證明速與本網聯繫,以便發放稿費。

正北方網聯繫方式:電話:0471-6651113 | E-mail:northnews@126.com

今日內蒙古